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 黄山文明网>开卷有益 > 正文

麻粿

作者:汪筱菲 来源:歙县人民检察院 时间:2019-08-08

  对一个吃货来说,生活在农村里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,每逢年节,家家户户都会开始准备各种应景的美食,清明的艾叶粿、端午的粽子、过年的白米糖粿,其中最费时间的便是冬至的麻粿。

  “麻粿”是当地人的叫法,其实就是沾了黑芝麻的糍粑。冬至到来之前,奶奶会把自家种的圆糯米从谷仓里拿出来,用清水浸泡一晚上,第二天起一个大早烧一炉旺旺的火,把已经泡发的糯米放在木质的蒸锅里蒸熟。漫长的两个小时过去,东方渐渐发白,蒸锅里的糯米也变得白胖而软糯,一股混合着木头清香的味道从木板的缝隙中散发出来。照例,蒸熟的糯米饭是要给小辈们留一碗做早饭的,做完了一切的准备工作,奶奶开始用她的大嗓门呼唤家里的壮劳力,让他们把打糯米的石臼和木墩子准备好,接下来可就是力气活了。在打糍粑的过程中,爷爷和奶奶永远是最佳搭档,爷爷负责锤糍粑的力气活,奶奶负责在木墩落下来之前翻动石臼中逐渐成型的糍粑,看似简单的工作其实需要默契的配合,翻糍粑的人一定要找对时机,动作要快准狠,否则大木墩子可是要砸到手上的。蒸熟的糯米被倒进洗干净的石臼中,历经锤炼,渐渐地开始脱离米粒的形态,成为一团软唧唧的糍粑,直到糍粑可以与石臼轻松分离,那便算是成功了。用干净的脸盆将糍粑装回家,然后接一盆清水,准备几斤黑芝麻,就要开始制作麻粿的最后一步了。用清水沾沾手,然后揪下一小团糍粑在黑芝麻里滚一圈,放在手掌心压扁,一个黑乎乎的麻粿就制作完成了,我猜土话把这种美食叫做麻粿,大抵是因为它沾着的黑芝麻像人脸上的麻子吧。

  “麻粿”有两种食用方法,一种是趁刚制作出来的时候,一边沾芝麻一边吃,这时候的麻粿软软糯糯,像面包一样,适合牙口不太好的老人家。我们小孩子更喜欢另一种吃法:待麻粿在冬天的冷风中被冻成“麻粿砖”,然后放在炭火上烘烤,直至两面焦黄。随着烘烤时间的加长,麻粿会发生一定程度上的体积膨胀,外面是脆脆的一层,掰开之后里面是白色的糍粑,咬一口能拉出十厘米左右的丝。

  十几年后的今天,老家依然保留着冬至做麻粿的传统,我每年依然可以吃到美味的麻粿,但是未经炭火烘烤的麻粿终究是少了童年的味道。(汪筱菲)

 

责任编辑: 黄文